如何捕捉优秀投资人? 歌斐资产宁冬莉:这3类一眼就cancel掉

  原标题:如何“捕捉”优秀投资人?MOM机构和私募管理人圆桌共话:这三类管理人一眼就cancel掉

  接触这么多投资管理人,哪些是看一眼就cancel掉的?

  常规调研之外,必问基金经理的问题是什么?

  优秀的投资管理人应该具备哪些能力?

  怎样构建一揽子“优秀投资管理人组合”去满足低波动、较高收益的投资需求?

  聪明投资者价值研习社第25期,歌斐资产公开市场投资业务合伙人宁冬莉分享了其团队的MOM管理之道。

  宁冬莉拥有17年资管行业从业经验,2013年加入歌斐资产,负责歌斐公开市场投资管理业务,跟踪研究过大量投资管理人。

  歌斐资产作为国内较早探索二级市场MOM管理的机构之一,目前MOM及FOF产品的管理规模行业前列,对于公募以及私募管理人的跟踪研究也成体系化。

  根据第三方数据,由宁冬莉所管理的歌斐诺宝精英组合2期母基金,自2014年9月成立以来截至今年6月12日,收益率**%,年化收益**%,最大回撤**%,发生于2016年初。

  本期研习社还特别邀请到歌斐资产创始合伙人、CEO殷哲以及泰旸资产总经理刘天君作为对话嘉宾。我们将日常访谈、调研投资管理人的过程“搬到”现场,聪明投资者创始合伙人艾暄之城全程作为对话主持,向三位均抛出了不少“触及灵魂”的问题。

  怎么界定投资管理人风格究竟是漂移还是进化?怎么看待投资中的变与不变?

  关于投资到底是难,还是不难,嘉宾也给出了截然不同的观点:

  投资是一个不那么难的事情,比起科研,比起造原子弹,比起造芯片真的是简单太多了”。

  人性的东西永远都是最难的,投资就是人性的。

  以下是本期研习社中部分精彩分享,完整音频课程已经在聪明投资者APP上线,

如何捕捉优秀投资人? 歌斐资产宁冬莉:这3类一眼就cancel掉

  宁冬莉主讲部分

  先想清楚自己不能做到什么

  再去考虑能够提供什么价值

  我们从2013年开始做MOM,在国内算是非常早的。

  刚开始做母基金的时候,可能有的人出发点是我们能创造什么,我们的优势是什么?

  但是我们最早的时候是反过来想我们不能做到什么?我们这个产品的劣势是什么?

  只有先把这个想清楚,然后再去考虑我能够给客户创造什么价值

  第一既然是组合基金,在牛市一定比不过单只基金的。比如像2015年4~6月份狂涨的时候我们是跟不上的,虽然压力也很大,但这也是这种产品的一个典型特征。

  第二因为我们做的是资产配置类的组合基金,跟直接投股票(相比),一定是慢的慢不一定是劣势,我们要把它的“慢”发挥到极致

  先认知这些点,然后再考虑我们能创造什么,这还是很关键

  为什么要做组合?

  其实是要做一个目标回报的产品,通过资产配置、管理人筛选和再平衡管理投资组合,达到客户最终想达到那个点,在相对低的波动下,给到一个有吸引力的回报

  在这种理念之下,我们怎么做?

  首先,一定是自上而下的胜率要高,不同阶段配置不同市场策略。

  大家想象一下,如果我们把熊市看成了牛市,把牛市看成了熊市,在上层(资产配置层面)就不对,无论我们选择什么投资管理人可能结果都不好,所以自上而下的胜率要高,其实是一个资产配置的理念。

  第二个是有效分散,我降低一个点的波动率,能不能实现超过一个点的收益?这是组合要考虑问题。我们是用核心加卫星的方式去实现,主方向聚焦,绝对不会大面积的什么都去投,有侧重有分散,这样才叫有效分散。

  另外是逆向投资,虽然已经用了MOM的模式,但相比股票直投,(调仓)还是慢的,在慢的状况下一定要坚持逆向投资。

  最后是价值投资,大家会想,你们都做母基金、做组合基金了,讲什么价值投资?

  即使我们采取组合基金、目标导向的方式,我们也要知道我们挣的钱是哪里来的,应该是最底下这一堆股票长期企业盈利挣来的钱,所以还是要以基本面深度研究的管理人为核心配置。

  从模式上来看,我们是选择将投资管理人内化到歌斐自己平台上,作为我们的投顾,由歌斐自己成立基金,这也是真的吃过亏,有过一些惨痛教训后,特别坚定保留下来的。

  机构运营能力的尽调非常重要

  更偏好成长期的投资管理人

  自下而上来看,什么是我们认为的优秀投资管理人?

  第一,理念一定是清晰的,不能是含混不清,挣什么钱自己都不清楚。

  第二,能力和规模的匹配。这个非常关键,也是自我认知能力的一种,很多管理人自我控制规模就是自我认知能力的一种表现。

  第三,深度研究能力。

  第四,团队稳定。大家发现没有,不好的团队一定换手率特别高,跟股票一样,结果就是不稳定。

  第五,还是要有灵魂人物。

  第六,背景一致性。你做过什么?沉淀下来什么东西?这特别重要。

  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背景,他会坚持一些东西,也会放弃一些,才最终造就了他现在呈现在大家面前的一个样子。

  还有一点非常关键,是运营能力(ODD)的尽调。

  这个国内很多团队都不愿意做,觉得很浪费时间,过程非常的复杂,不简单是投资能力,还包括其背后团队的运营能力。我们有单独的团队去做,而且和投资团队行成一个制衡,(因为)他们有一票否决权。

  比如我们上次看了一个非常牛的量化投资管理人,他是自己出来成立的一个团队,我们想投,但是ODD团队确实不允许,因为觉得刚成立的团队在估值体系、运营、合规风控方面还没完全到位。对我们来讲是一个制约,但是长期来看肯定是有好处的。

  这是我们很相信的一张图。

如何捕捉优秀投资人? 歌斐资产宁冬莉:这3类一眼就cancel掉图片来源:歌斐资产

  任何一个人或者企业都是有生命周期的,有初创期、成长期,然后到了他最好的时期进入稳定期。如果一直好,那就一直能在这上面维持很久,如果不行的话,大部分都走入了衰退。

  我们最喜欢成长期的管理人。

  这时候他既有很强的创造超额收益的能力,但是规模还没有那么大,这是他最好创造价值的时候,市场适合的话他就能发挥的极致。

  过往我们各个策略中都重仓过非常小的管理人。

  对话环节

  优秀基金经理最重要的三个能力:

  认知自己、认知市场、认知团队

  艾暄之城:看到很多FOFMOM组合对投资管理人的规模有一些限制的,比如说要20个亿和30亿以上才会去投。你们投资这么小规模的管理人是否存在一些风险,怎么考量的?

  宁冬莉:其实我们刚开始投1~2个亿这种还不够成熟的管理,肯定是过不了关的,毕竟我们的风控也很严格。所以从流程上来讲,首先这种小规模的管理人(纳入组合)一定是要过公司审批。

  其实在过往7年过程中,我们重仓也就是15~20管理人,基本都是很小大概2~3个亿开始起的,现在很多机构都成长为大家特别熟悉大规模头部管理人了。

  但回到内核,我们为什么会投?当它们规模还比较小的时候我们怎么看?

  总结下来,会有很多定量定性的指标,量化指标谁都清楚从定性的角度看,我觉得一个优秀的管理人就是三点:

  第一,认知自己的能力,我觉得特别关键

  自己到底在哪些方面更擅长适合什么样的市场聚焦什么样的行业胜率更大把研究员布局在哪些赛道上我觉得这些都是非常清晰的认知自己,只有认知自己以后才知道最适合自己的投资模式。

  第二认知市场的能力

  对市场的认知,每个基金经理的能力水平不一样,千人千面,有人觉得是风险的地方可能有的人觉得是机会,我觉得就跟他的背景的一致性非常相关了。

  第三认知团队的能力。

  我觉得任何一个你们看到的明星基金经理,后面都是一个团队,我相信任何一个人想做到更大的规模或者更好的长期业绩,都需要团队协作

  你就可以去观察他是怎么选人的,选之后是怎么跟团队共同作战的?10年20年之后他想把团队打造成什么样这个认知也特别重要。

  我觉得(这)三点大概能看出他能走多远

  我不知道能走多快,也不知道的净值第二天会不会涨,这都不重要但我们希望能够成为长跑冠军,能够进入大家视野。

  好的投资管理人很少

  这三类管理人一眼就cancel掉

  艾暄之城:这么多年实践下来,研究、接触过的投资管理人,这几类的占比大概是什么情况:一眼就cancel掉的;凤凰变乌鸡的,就是当时看起来很好其实不靠谱的;华丽丽错过的;以及选对买对未曾后悔的,可以分享一下吗?

  宁冬莉:第一种还是蛮多的,真正好的投资管理人真的是非常少大部分可能看几分钟就感觉不行

  首先,我们有自己的原则,然后才是感觉,原则也很多。

  第一,我们不牛散,我们承认市面上有非常多的大牛散户,也很优秀,但是这可能是小概率事件,我们首先要确保大概率事件。我们投的人要科班出身,可能他不一定(比牛散)好。

  第二我们不投收益来源不均匀的。

  有一次我们伙伴拿了一个报告给我看说这管理人特别好,年化收益非常高,时间也挺长的波动率也不大

  我心想,这不是挺好吗?然后我看了一眼业绩觉得肯定不行因为他成立了大概8~9年时间,但是业绩都是12年创造的,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不管是我们自己的业绩拿出来,还我们投的管理人,超额收益是要求相对稳定,这个肯定是必须要有的。

  第三种团队治理结构极其复杂的。

  凤凰变乌鸡的也有,比如说有的管理人刚开始你会发现他背景好,业绩好,团队看上去也比较融合,但你会发现不断扩充能力达不到的边界,做了很多自己能力圈之外的事情,最后都是已经消失陨落了。

  还有一种买完之后觉得越买越顺心的,一开始也是小比例去试探去感觉,后来发现他的能力圈和表现跟我们调研是互相印证的,在市场适合的适合发挥非常好,不适合的时候也能保持中游水平,不会给给组合带来太大扰动,就是越投越舒服,这种肯定就成为我们的重仓管理人了。

  最后一种是错过的,错过的也很多,确实是没有分析清楚。家知道,很多很优秀的管理人是满不善于沟通,或者任何原因都有可能但我们希望能够更多了解之后才成为重仓,但有的时候确实错过了

  调研一定会问的问题

  管理人的24小时如何分配

  艾暄之城:很多FOFMOM组合去调研时,都会有详细的尽调问卷,我比较关心一个问题,什么问题您每次在问卷之外,一定会去问投资管理人的

  宁冬莉:这是特别好的问题。我每次都会问一个调研问卷之外的问题,他怎么分配他的24小时的?我觉得这是最关键的问题。

  一个人风格聚焦能力圈都是他告诉你的结果,或者你从数据上可以看到,但是一个人怎么分配他的24小时?这个问题非常关键。

  第一,简单你可以看出他的勤奋度。

  第二,家庭关系可以看出来,比如他是不是要接送小孩上学

  当然这些都是边边角角点了,更重要的是你要去看他在投资上花的时间,以及他怎么分配精力

  比如他要多长时间花在团队上他的团队在他的眼中是什么?是一个工具还是值得培养的团队?这是不一样的

  还有就是他有多长时间是在看盘?有的经理真的连喝水时间都没有,但是要看盘,我觉得这种就太累了,挣的钱很辛苦,而且不容易成

  再比如,多长时间在调研多长时间在看报告多长时间在跟外部沟通你会发现他的模式是不一样的

  不同的管理人之间有天壤之别,有的人就不跟外部沟通自己研究、自己思考、自己反思有的人是天天调研,有的人是每天跟券商开会

  所以,你看到是一个24小时分布图,但是你不断他的模式究竟是什么,这个还是蛮有意义也是我喜欢问的问题。

  艾暄之城:您的24小时怎么来分配的?

  宁冬莉:我肯定有1/3的时间是要跟团队沟通的,这个很重要

  我总觉得我一个人一定有盲点,需要把大家能力圈拼成一个非常强大的版图所以我会花1/3时间指出方向,把大家不足的点,以及怎么一起去努力的点找到。

  对于我们做目标回报的组合基金来讲,就两个:

  第一个就是自上而下的判断能力,就资产配置的能力。

  第二个就是看人看的是否精确的能力,自下而上的能力。

  在我看来,高度、深度、宽度和敏感度4点缺一不可。高度不够,理解不透,我们方向就有可能错;深度不够,精准度就不够,也可能错;宽度不够,我们覆盖不了5大类策略市场,敏感度不够也不行。

  另外就是我们重仓的管理人要时常的去沟通一下,虽然因为太熟了可能聊不出什么点,但你会感觉,知道他状态什么样,可能说不出来无法量化,但你会感觉非常好

  这个过程中好多点很重要

  比如有的时候你会发现团队凝聚力强不强,你跟团队周边聊一聊,从风控到合规到研究员,整个的团队你都沟通一下,就会发现这个团队是不是真的有活力,或者是不是真的很卖劲儿在工作,这个点很重要

  剩下还有1/3时间就是希望尽量不要被打扰我一定会闭关反思,反思组合反思行业。

  就是三步走,看团队,看标的,看组合

  艾暄之城:多少时间分配给自己的生活

  宁冬莉:对生活确实不太好,我希望的那个相对平衡的点肯定没达到。

  我就希望孩子看到的是我很热爱我的工作,但是我也希望在他成长过程中给他足够多的陪伴。确实有的时候达不到,但是尽力包括每天都会给孩子讲故事,这是我一直坚持的晚上睡前一定是有故事的

  漂移or进化?

  如何界定投资人风格

  殷哲:为什么会有风格漂移,因为他在自己本来的领域上觉得赚不到钱,所以说要漂移。

  为什么在自己的领域上面赚不到钱?是因为(研究)还不够深入。所以,真正好的基金经理,他知道自己应该赚什么钱,应该在怎么样的市场上赚到这个钱。

  我们喜欢那些在一个行业或者几个行业真的是深入进去,能够看到这个行业发展的本质,因为只有你发觉别人所看不到的东西才能够赚到钱

  这个过程当中,你要反复观察,他的研究到底有多少是基于事实?逻辑是不是自洽的是不是能够真正理解公司发展的动力和(它的)拐点到底在哪里

  从这个角度上去思考他的能力在哪里以及他在不同时间周期下是不是能够坚守自己投资策略

  刘天君:我觉得风格可以坚守,但是风格的有效性或者策略的有效性,要客观看待

  实际上我内心是允许我们在策略上有一些进化,或者说适度的加强和优化

  我们最早是GARP策略,核心就是选择一些较低估值,同时具备较高成长(的资产),按道理来说(应该)很少出现这种物美价廉的机会

  但是很幸运,2008年金融危机压力下下跌之后市场一片狼藉,虽然4万亿之后很多周期股涨了但是我们觉得更多优质成长股在那个阶段其实投资机会是比较好的

  包括消费电子的歌尔、立讯,在那个阶段其实它的估值都不是太高, PEG0.5%或者0.8%这样的水平,而且分红率各方面都不错属于既有价值保障,又有比较好的成长估值又比较低

  但是这类资产可能对部分基金经理来说比较乏味,不性感,因为你拿那种股票是肯定不可能拿年度冠军

  正好,我不希望拿年度冠军,也没有这个奢望,只希望拿三年的或者十年的冠军,所以我很喜欢这一类资产

  我自己觉得在那个阶段GARP是一个很好的策略,你也可以(把它)叫做一个风格,但是实际上我更愿意把它界定为一个策略

  但是现在你会发现被界定为GARP类的一些个股已经变不那么便宜,甚至是偏贵了,背后的原因是非常多的资金流入,导致策略不那么明显的有效,所以你必须要做更多艰苦的工作。

  从策略上我们更愿意往growth策略上稍微偏移一点核心原因就是刚才我说的GARP策略并不那么有效,原有的很多股票已经不便宜了。目前来看,我们更倾向从传统的GARP策略向High growth策略一点,做一些优化,这是我们阶段性的策略。

  宁冬莉:说到风格这个问题,其实进化跟漂移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但容易被误解。

  比如泰旸的刘总,就是进化的过程,而不是漂移的过程。因为无论是否更注重成长,他们关注企业价值,去挣企业长期盈利增长的钱,这个是不变的。

  但漂移,(就像)刚刚殷总提到,要么就是你研究深度还没有到,要么就是你只是搭上了某个顺风车,这才叫漂移,我觉得这两个是完全不同的事情。

  投资,难还是不难?

  艾暄之城:去年访谈刘总时,你10年前优秀基金经理主要投的是大国制造,如家电、机械、造船10年之后,除了品牌消费品和医药之外,优秀的基金经理应该更加多关注电子互联网等新兴产业,这就是一种进化。时代背景不同,赛道不同,投资当中有哪些变与不变的地方?

  刘天君:我觉得变的与时俱进

  自己很幸运,刚毕业是一个看钢铁有色的研究员,也是因为那个时候这个行业没人看,但是很幸运在那个时代钢铁有色有很好的机会

  包括2007年,我重仓的三一重工中国船舶一年涨了5~10倍,也是结合了时代的机会。

  到了2009年之后,GARP策略是很好的一个机会。

  20152016年我们开始创办泰旸资产之后,我自己包括团队开始认识到医药医疗、互联网这些领域可能未来会有更多的机会,所以我们开始更多地覆盖医药医疗互联网

  你要最后进化成一个基金经理,尤其是一个全市场的基金经理,你一定是喜欢去研究很多新的东西,要与时俱进。不能说过去我研究宝钢研究的很永远都在宝钢上做波段,这就叫刻舟求剑

  这个行业需要有一定的变化,需要接触新的行业

  总体来说,我觉得投资是一个不那么难的事情,比起科研,比起造原子弹,比起造芯片真的是简单太多了。

  不变的是你的框架,是你进取心你一定要知道,市场里面还有很多优秀的管理人,我们应该给自己设更高的要求。包括我们选研究员的时候,留下来的都是有类似特性的一些年轻人。

  一个没有进取心的基金经理,一个不喜欢去比赛的基金经理,一定不会成为好的基金经理但是也不能说我要去比赛就动作变形了那也很危险。

  宁冬莉:跟刘总不太一样,我觉得投资很难,而且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

  难在有很多点,表象上的难是来自的,因为外部环境非常复杂,每个人的判断都是一种概率,难在我们有客户的期待,外部环境很复杂,但是真正难的是内心。

  我们能力要持续提升,但凡不够勤奋,没有看到任何重要信息的实质或是没有坚守,都可能会毁灭价值。

  人性的东西永远都是最难的,投资就是人性的。

  我们经历过最疯狂的牛市,我们也经历过最惨痛的(熊市),经历过之后你才发现不犯错已经是很难了,想最好那就是难上加难,我是觉得做投资不容易

  疫情是一次很好的压力测试

  中国人很多需求都远远没被满足

  既会产生京东也会产生拼多多

  艾暄之城:今年疫情是一个巨大的黑天鹅,也是压力测试,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有没有一些新的洞察可以分享一下

  殷哲:疫情让时间变多了我们中国人过去喜欢面对面讲,疫情以后变成视频会议,发现也蛮好,还很高效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更多的去跟管理人市场公司进行沟通,让我们想要做的一些研究工作更有计划性,补了一些过去非疫情情况下的不足,而且这种团队一起的认知和讨论是很有价值的。

  就好比疫情是一次闭关,你就可以有更多集体学习和训练的机会。

  宁冬莉:我觉得这次疫情对歌斐还有我们产品来讲,其实有非常大的影响

  我们已经做了7年,有体系有方法,但是这几个月疫情下来,我们还在反复的解码,到底我们到底能不能达到客户的目标预期回报,这几个月做了特别多回归自己内心世界的事情

  但对外来讲,真的是一次压力测试

  在这个过程中大家都必须冷静下来,去观察哪些是中长期不变的东西,哪些在变要防范哪些风险

  对我们现在投的这些管理人也是一次压力测试,我们也看到了很多原来没有看到的品质、韧性。

  在这么大的市场波动的过程中,如果非要说风格,这半年以来变化了好多次,分化非常的严重但这个时候真的会发现每一个管理人在自己聚焦这块(研究)有多深,在突破自己能力圈的时候是怎么样一个态度去突破,从哪个方向突破我觉得看得比较清晰,我们也更加认知到自己该往哪个方向努力

  刘天君疫情确实是上半年最大的一个主题而且这场会也是我疫情后的第一场线下交流。

  几个方面,对私募行业来说,尤其是对我们小私募,甚至是非常好的一次机会。因为一个电话会几乎不限人次,从投研团队到我本人,基本上每天是10场电话会,耳朵就属于长期的轰鸣状态,所以对很多行业和公司的认知快速积累,只要你够勤奋,只要你的理解力在正常水位

  第二个从企业层面,也是一次大考我们最终是投企业,什么样的企业在疫情前后受益还是受损?这里面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

  有的是短期受益,长期受损,有的是短期受损,长期受益,有的是长期短期都受益,4个象限都有

  所以疫情确实是一个检验的窗口

  有的公司确实就经不起检验,哪怕是短期受益的,但只是赚了疫情的钱。反过来有一些在疫情初期非常困难,可能两个月做不了生意的,比如说某连锁餐饮龙头,只要疫情一恢复,马上就恢复排队了实际上(疫情)是对企业竞争力品牌管理,甚至对它公益性(的检验)

  从阶段性来说,我引用王菲说过的一句话,以前记者问她,你现在最愁的是什么?王菲说我觉得太红了

  其实做投资经常跟王菲那种感受很像,股票涨了觉得涨太快了,不涨了又觉得不赚钱很纠结的一种心态

  像包括这一反弹我算了一下, 3月20号以来,三个月不到能反弹20%甚至更多,但是你会觉得很困惑,一方面反弹是好事,说明大家预期稳定了,包括给母基金也贡献了一些回报,但另外一方面,选股又难了,真的是跟王菲这种感觉很像,不红也不行,太红也不行。

  更长远来看,我们作为股票多策略更加坚定,因为本来我们就需要相对乐观,我们不做long-short,那么总体要更乐观,就像我们公司名字

  梦想一定要有,无论我们做公司还是做投资本身,我们是心怀梦想的,而且我们也相信中国的长期前景,我觉得在中国可能谈漂亮50都有点低估了,我觉得中国的未来绝不是漂亮50,而是一个非常黄金的10年20年甚至30年。

  你看新的产业是层出不穷的,只说中国人,不考虑出口,中国人的很多需求都远远没被满足我们既会产生京东也会产生拼多多,有关注一二线的,也有关注三四五线的。消费品也一样,可以投高端的茅台,也有低端的二锅头,所以是一个非常好的时代

责任编辑:陈志杰

类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