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融基金黄震:经济周期不改向上逻辑 把握公募创新优势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中融基金黄震:经济周期不改向上逻辑 把握公募创新优势 play 黄震

向前 向后

  新浪财经讯 7月9日, 中国基金业高峰论坛暨基金业致敬资本市场30周年云峰会举行,中融基金总经理黄震出席会议并发表《经济周期不改向上逻辑 把握公募创新优势》主题演讲。

  黄震表示,6月19号创业板指数创出了2015年以来的一个新高,这是在没有注水,没有杠杆,也没有我们俗称的市梦率,也就是那种疯狂炒作这么背景下创出来的。应该说这次新高是中长期价值投资理念下所创出的新高,对于我们资本市场,对于我们权益投资具备重大的历史意义。

  他指出,19年以来,整个市场的逻辑,已经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不管是中长期的空间,还是整个市场的投资者的结构,也包括整个市场的价值投资理念,都得到了一个预计上的强化。中长期的发展空间,最主要的逻辑就是产业结构调整加大量资产配置的一个转换。而这种逻辑它是不因为我们短期的无论是疫情的冲击,还是经济周期的一些波动而变化的。那么目前来看,其实从一些数据上我们认为是可以验证这个逻辑的。

中融基金黄震:经济周期不改向上逻辑 把握公募创新优势

  第一,是我们权益类的公募基金发行的一个情况。截至今年上半年也就是6月30号,公募基金发行总规模是10,648.36亿元,其中权益类公募基金发行总金额是7177.45亿元,占比是67.4%。在疫情的影响下,市场还能到达这个水平,全年如果能维持正常的一个节奏的话,是可以超过2015年这种大牛市的一个行情的。市场对于权益类资产,对资本市场还是一个逐渐认可的资金是一个逐渐流入的过程。

  第二个数据就是外资。根据万德的统计,2019年北上资金净流入是3503.81亿,其中只有两个月是净流出就是四五两个月,因为那两个月可能是因为短期的涨幅比较大,外资有一些收益上的一些变现。那么2020年目前为止,外资流入净流入是1252.09亿,其中3月份净流出比较大,因为当时有一个疫情的影响,海外波动导致很多资金流出。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在疫情影响和经济大幅波动的情况下,今年的外资流入还是有望能够超过去年也可以看得出来A股对于整个国际市场的一个吸引力。 

  第三个数据是大类资产占比,2019年,股市占m2比重超过1/3,债市占比近一半。而房市是264.29万亿,占比达到了133%。而房市是264.29万亿,占比达到了133%。房地产的配置是远远高于股市和债市,也超过了m2的。 同时美国在19年的权益投资占比是34%,而房市只有24%,欧洲是8%和35%,那么无论从历史数据还是当前数据来看,都可以得出结论。中国的货币大多数是投到了房市里,那么在当前中央坚定的房住不炒的这么个前提下,我们认为大资产配置必然会出现转换,也就是说货币如果能够从房市流出,向股市转换的话,就给股市打开了一个非常大的中长期的发展空间,同时这也是国家倡导和我们经济发展需要。那么权益市场的发展其实能够有力的支持实体经济,推动产业结构调整,使市场资金向新经济发展方向进行一个有效的配置,其实这也是资本市场进行资源社会资源和配置的一个关键的体现。 

  黄震认为,公募基金行业投资者教育是最重要的。着眼于全市场的中长期可持续发展,应该加大投资理念教育,也就是说对于投资者加大中长期投资,风格化投资,理性化投资这方面的疏导和引导,这样才能使我们的投资的理念以及我们产品的策略不太受短期波动的影响,这样更能够体现我们权益投资的优势,以及对于中长期经济的一个支持的作用。 而公募行业为了适应当前环境,要不断创新,要抓住核心竞争力也就是投研能力去创新,有限度有范围、有方向的创新,即适度创新,主要体现在产品设计创新上。

  以下为发言全文:

  大家好,我是中融基金总经理黄震,很高兴能够参与此次论坛,与各位同仁各位朋友分享一下我对于资本市场,对于公募基金行业对于权益投资的一些看法。

  我从6月19号的一个事件说起,6月19号创业板指数创出了2015年以来的一个新高,我比较关注这个现象,是因为新高是在没有注水,没有杠杆,也没有我们俗称的市梦率,也就是那种疯狂炒作这么背景下创出来的。应该说这次新高是中长期价值投资理念下所创出的新高,我认为对于我们资本市场,对于我们权益投资具备重大的历史意义。

  为什么这么讲?其实自19年以来,整个市场的逻辑,其实他们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不管是中长期的空间,还是整个市场的投资者的结构,也包括整个市场的价值投资理念,都得到了一个预计上的强化。那么我们看好中长期的一个发展空间,最主要的逻辑就是产业结构调整加大量资产配置的一个转换。而这种逻辑它是不因为我们短期的无论是疫情的冲击,还是经济周期的一些波动而变化的。那么目前来看,其实从一些数据上我们认为是可以验证这个逻辑的。

  我主要说三块数据,第一,是我们权益类的公募基金发行的一个情况。截至今年上半年也就是6月30号,公募基金发行总规模是10,648.36亿元,其中权益类公募基金发行总金额是7177.45亿元,占比是67.4%。我觉得这个数据可以跟2019年也就是去年和2015年,也就是上一个大牛市做一个比较。

  2019年上半年,权益基金一共发行的是1799.37亿,而全年发行的是5124.03亿,2009年上半年的权益类基金和下半年比是非常小的,在占比上大致都是30%多。那么2015年上半年,权益类基金发行是10,138.87亿,占比达到了95.91%。也就是说2015年上半年发行的公募基金里绝大多数都是权益类,而且发到了上万亿,可见2015年牛市的一个热度。

  但是2015年全年一共发的权益类基金的金额是12,058.49亿,占比90.9%,也就是说2015年的下半年,因为行情的一些变化和波动,那么下下半年一共只发了不到2000亿,这样我们可以看到2019年和2015年的数据的变化,它有一些规律的,因为2019年其实是一个牛市,大家都认同,因为上证综指是涨了20%,创业板涨了50%以上,公募基金的收益率最高是达到百%以上的。那么股票型的公募基金平均有40%多,将近50%,但实际上市场的热度它是在慢慢在上来的。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2019年上半年权益公募基金发行的体量和全年底它占比是比较低的,也就是说市场的热情和公募基金发行的规模是在缓慢上升的。那么2015年我刚才提到,因为上半年是一个非常热的大牛市,但下半年市场出现了回调,所以2015年的公募基金发行是上半年远远高于上半年,但在占比上也是权益类占了绝大多数。那么我们可以看到今年上半年权益类已经达到了7000亿,占比大约是2/3。我们认为因为今年上半年其实也有一些疫情的波动的影响,市场的整体波动也是比较大。

  在这种情况下,市场还是能达到了7000多亿的水平,全年如果能维持正常的一个节奏的话,是可以超过2015年这种大牛市的一个行情的,更不要说19年的5000亿,其实今年上半年已经超过19年的全年了,在全年内发行。所以这个数据可以看出来,市场对于权益类资产,对资本市场还是一个逐渐认可的资金是一个逐渐流入的过程。

  第二个数据就是外资。根据万德的统计,2019年北上资金净流入是3503.81亿,其中只有两个月是净流出就是四五两个月,因为那两个月可能是因为短期的涨幅比较大,外资有一些收益上的一些变现。那么2020年目前为止,外资流入净流入是1252.09亿,其中3月份净流出比较大,因为当时有一个疫情的影响,海外波动导致很多资金流出。

  从月度趋势看,下半年有望流入3000亿以上,那么全年4300亿。也就是说在外资流入场2020年的全年是有办公超过2019年的。要注意一下19年整个国际环境是比较稳定的,包括经济,包括疫情,19年是没有疫情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在疫情影响和经济大幅波动的情况下,今年的外资流入还是有望能够超过去年也可以看得出来A股对于整个国际市场的一个吸引力。

  那么第三个数据是大类资产占比,我们做了一个长期数据的统计。先说19年,因为这个数据是年度数据,19年m二是198.65万亿,股市的总市值是68.83万亿,股市占m二是34.65%,因为我们都知道m二它是一个货币的一个体量,这么大致的标准,那么股市是占了大约1/3,债券的总市值是97.11万亿,占比大约是49%左右,是将近一半。而房市是264.29万亿,占比达到了133%。也就是说我们房大类资产配置中,房地产的配置是远远高于股市和债市,也超过了m2的。

  那么从历史数据看,2007年股市与m2的市值都是40万亿左右,也就是说股市在07年与m二占比是百%。那么之后到现在12年到19年12年,股市其实它市值是增长了50%,而m二是增长了5倍的,有40万亿,到了将近200万亿,债市一直是比较线性的增长,这个就不用多说了,因为这是债市的一个性质决定的。

  那么能跟上海马尔的只有房市、房市与m二的占比一直在百%以上。自从有数据也就是2004年起,当时访视的市值是32.74万亿,m二是25.32万亿。15年以后到了19年,房市是264.29万亿,增长8倍。M二是198.65万亿,增长了7.8倍。所以从大类资产配置的历史情况看,房市一直的占比是超过百%的,而股市实际上是占比在越来越低的。那么以19年当年的大类资产配置而言,居民权益投资资产比例只有2%,而住房是59%,占比也将近2/3。

  同时美国在19年的权益投资占比是34%,而房市只有24%,欧洲是8%和35%,那么无论从历史数据还是当前数据来看,都可以得出结论。中国的货币大多数是投到了房市里,那么在当前中央坚定的房住不炒的这么个前提下,我们认为大资产配置必然会出现转换,也就是说货币如果能够从房市流出,向股市转换的话,就给股市打开了一个非常大的中长期的发展空间,同时这也是国家倡导和我们经济发展需要。那么权益市场的发展其实能够有力的支持实体经济,推动产业结构调整,使市场资金向新经济发展方向进行一个有效的配置,其实这也是资本市场进行资源社会资源和配置的一个关键的体现。

  那么实际上当前我们觉得为什么我们认为大的资产配置中房市出来会向股市转换,一个最关键的因素在于什么?在于国家在大力推动经济结构调整,体制机制改革,以及对外改革开放,国家坚定不移的推进这个方向,那么股市在其中就会起到非常大的一个作用,因为它能够有效的进行资源配置,把社会资金向新经济新产业方向来进行流动进行扶持,既是权益投资发展的原因,我认为也是权益投资发展的一个结果。那么在这个形势之下,权益市场大有可为,中长期发展确定必然会带来大类资产配置的转换。

  那么反过来到我们公募基金行业,对于我们来说,首先投资者教育是最重要的,因为公募基金行业其实也包括我们整个资产管理行业,一直注重投资者教育,注重的是投资者适当性管理,也就是说投资者的风险程度与它的收益和他自己的投资的产品要相匹配。这么多年以来应该说做得还是比较好,也有力地推动了公募基金行业和资本市场的发展,为当前全业务的发展打下了一个比较坚定的基础,客观上也支持了实体经济和经济结构调整。那么在这个基础上,如果着眼于全市场的中长期可持续发展,我们觉得投资者教育方面应该加大投资理念教育,也就是说对于投资者加大中长期投资,风格化投资,理性化投资这方面的疏导和引导,这样使我们的投资的理念以及我们产品的策略不太受短期波动的影响,这样更能够体现我们权益投资的优势,以及对于中长期经济的一个支持的作用。

  对于公募基金来说,适应当前这个形势,我觉得最主要一点就是要创新。但是创新要注意两点,第一,核心竞争力不能自由,就不能为了创新而创新,也不能盲目的去创新。要抓住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公募基金的投研能力。无论如何创新要以此为根基,否则的话就是无根之木是无源之水。当然投研能力本身它也要创新,要适应国际国内经济社会市场行业的发展和转变,主要会体现在投研理念、投资策略、研究方法方方面面的一些创新和完善,包括公募基金行业的投研平台建设,机制建设和团队建设等方面,也要不断的适应行业的发展,不断的提升投研能力和适应性。

  第二个要注意就是有限度有范围、有方向的创新,即适度创新,主要体现在产品设计创新上。产品设计能力其实很重要,它既要充分体现和发挥投研能力,又要适应和引领形势的发展,符合支持实体经济,推进普惠金融履行社会责任的要求。同时他要求有良好的风险控制能力和流动性支持,在期限上也要找一个中长期,我觉得把握住这两点的创新应该能够有效地适应当前整个国际国内资本市场,公募基金行业,以及我们监管的一些要求和理念的一些引导。

  那么最后我想说一下,在我们资本市场和公募基金行业是投研驱动价值,投研是一个体系,刚才也提到了他需要方方面面的全方位的建设,只有在平台上才能够发挥我们投研团队的价值,才能够发挥我们机构专业的投资能力。

  这个不是一两个人单打独斗就能完成的,要做到团队化,可复制可持续,这样专业机构的投资能力会与其他投资者差距会明显差开,明显拉开,也会越来越体现我们公募基金以及其他资产管理机构在权益投资上的专业能力。所以我最后想想再强调一点,就是在当前资本市场所处的历史阶段,研究创造价值从未体现得如此充分,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王妍

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