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下属变老板 总经理“自降”为副总经理

  原标题:扎心了!老板变下属 这一基金公司老总“自降”为副总!业绩不行还是另有它因?

  来源:券商中国

  因为个人原因,东海基金总经理“自降”为副总经理,原下属的副总经理升为总经理。

  东海基金日前发布总经理变更公告和副总经理任职的公告,公司新聘副总经理竟然是公司原总经理邓升军,理由是因“个人原因”。

  天天基金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9月底,东海基金公募业务总份额为10.5亿份,而到了2020年3月底,东海基金的份额就只剩下不足6亿份,份额赎回接近50%。幸有A股行情在2020年持续给力,购基资金溢出效应带来资金回流,但截至2020年6月30日已披露信息,东海基金公募业务总份额也仅维持在9亿。这意味着东海基金的公募份额增长在这三年时间颗粒无收。

  这种回炉的做法除了基金高管,在基金经理岗位也比较多见,在2011年至2012年期间,有多达四名基金经理因业绩不佳回炉担任研究员。回炉也大多冲击任职人员心理,因此多数人最终淡出基金业。

  昔日下属变老板,总经理“自降”为副总经理

  东海基金8月15日发布的一则人事变动公告引起业内的关注。根据公告内容显示,公司新聘副总经理竟然是公司原总经理邓升军,理由是因“个人原因”。此外,在原总经理自降为副总经理后,东海基金的副总经理又被升为总经理,看起来就像上司和下属换了个角色。公告显示,接替邓升军的新任总经理是该基金公司原副总经理严晓珺。

昔日下属变老板 总经理“自降”为副总经理

  公开信息显示,原总经理邓升军曾任广发证券资产管理部投资经理,2013年7月加入东海基金,先后担任研究开发部研究总监、专户理财部投资总监、公司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等职,2017年8月正式升任总经理。原副总经理、新总经理严晓珺曾任职于德邦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先后担任资产管理部总经理、总裁助理兼资产管理部总经理等职,2020年加入东海基金。

  东海基金上述人事变动令人诧异,但这还不是第一次。今年四月,东海基金发布副总经理任职的公告,任命苏尚才为副总经理,任职日期为 2020年4月17日。而在苏尚才此次担任东海基金副总经理的一年前,他的履历上唯一有点看头的还只是海通证券的固收研究员。

  东海基金由东海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鹏博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和苏州市相城区江南化纤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发起成立。注册地上海,注册资本1.5亿元人民币

  虽然东海基金成立时间已有六年,但公募业务的发展较同时期成立的其他公募基金公司颇为滞后,比东海基金成立时间晚半年的红土创新基金公司,截至2020年6月底,后者公募业务规模是前者的3倍,而同样成立时间比东海基金晚半年的创金合信基金公司,后者的公募业务规模更是前者的20倍。

  任职期间管理不佳或是主因

  虽然拿着公募业务牌照,但东海基金的心思却重在发展专户业务。不过,从东海基金专户业务存在的违规现象,也大致可以管中规豹的了解东海基金的投研治理存在问题。

  在2018年1月初,上交所发布的《关于对东海基金—工商银行—东海基金—鑫龙72号资产管理计划(第一期)名下证券账户实施限制交易纪律处分的决定》,据悉,东海基金-工商银行-东海基金-鑫龙72号资产管理计划(第一期)以协议转让方式减持闻泰科技股份时,并未遵循6个月内不减持的承诺,对此监管做出停止该证券账户交易6个月的处罚决议。

  处罚书显示,2017年10月31日,鑫龙72号以协议转让方式减持闻泰科技股份时,曾承诺6个月内不减持。然而该账户违背相关承诺,通过竞价交易卖出上述股票312万股,卖出金额达1.1亿元。对于这种违规减持的行为,上交所做出限制鑫龙72号证券账户实施交易6个月的纪律处分。

  根据发生的时间,此时正值邓升军任职东海基金总经理期间。邓升军主动让贤的另一因素可能在于,自2017年8月任职三年总经理,公司公募业务规模几乎毫无进展。

  天天基金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9月底,东海基金公募业务总份额为10.5亿份,而到了2020年3月底,东海基金的份额就只剩下不足6亿份,份额赎回接近50%。幸有A股行情持续给力,购基资金溢出效应带来资金回流,但截至2020年6月30日已披露信息,东海基金公募业务总份额也仅维持在9亿。这意味着东海基金的公募份额增长在这三年时间颗粒无收。

  回炉大多最终淡出基金业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在人事上回炉的做法,也曾多次出现在部分基金公司的其他人事变动上,最常见的是基金经理因业绩不佳回炉做研究员。

  2014年12月30日,东吴基金发布公告称,因公司发展需要,东吴新经济基金经理邹国英、东吴新创业基金经理吴广利现从事公司研究工作。业绩是基金经理回炉做研究员的主要因素,天天基金的数据显示,邹国英任职东吴新经济基金经理期间,基金净值增长率为33%,但依然跑输业绩基准,在当时的同类基金业绩回报中位列中下水平。

  而在2011年至2012年期间,基金经理回炉做研究员的现象更多。2012年9月28日,易方达基金发布公告,侯清濯由于工作需要不再担任易方达平稳增长基金经理,转任研究部资深研究员,成为2011年回炉做研究员的第四位基金经理。公开资料显示,侯清濯从2001年7月进入易方达基金,最初担任行业研究员。2006年开始升任基金经理,先后管理过基金科讯、易方达科讯和易方达平稳增长三只基金。而在此前一个月,申万菱信基金也发布公告称,管理申万菱信消费增长基金的基金经理魏立将转任“研究员岗”。

  值得一提的是,回炉的基金公司高管或基金经理,大多将面临心理冲击,公开信息显示几乎所有回炉担任研究员的基金经理,再无机会重回基金经理岗位,最终往往淡出基金行业。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这一拨大行情 昔日下属变老板 总经理“自降”为副总经理

责任编辑:陶然

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