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杨德龙、李赫:“双循环”的必然性及历史意义

  文/杨德龙  李赫

[深度]杨德龙、李赫:“双循环”的必然性及历史意义

  5月14日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要充分发挥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下称“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7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再次强调,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由此可见,“双循环”已被提到了中长期战略高度,很可能会被纳入“十四五”和2035年远景规划。

  “双循环”的提出,特别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是历史的必然。过去我国也是双循环,不过是以外循环为主,来带动内循环;这是由于我国在2008年前,经济发展还相对落后,需要外部产品和技术来弥补国内市场的需求。2003年到2008年间,我国外贸依存度高达50%以上,2006年到2008年间外贸顺差占到GDP的6%以上。但随后由于我国工业逐步完善,我国外贸依存度下降,国内消费重要性逐步上升。到2019年,我国外贸依存度为31.9%,较2012年回落了13.5个百分点;2013年到2019年,消费对经济增长的平均贡献率为60.5%,较2008年到2012年上升了6.4个百分点。

  图1:各年度进出口金额

[深度]杨德龙、李赫:“双循环”的必然性及历史意义资料来源:Wind,前海开源基金

  美国极限施压和疫情对各国经济冲击,也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主要原因之一。从2018年开始,美国已经将中国作为战略对手,未来极限施压可能会是常态。我国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努力提高“内功”,以开放的姿态吸引外部投资者,就不怕美国的极限施压。今年疫情对各国经济的冲击,导致了国外需求的大幅下滑,也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提供了客观条件。

  “双循环”是扩大内需为主要目的,手段可以通过城市化来实现。从世界银行数据来看,2019年我国农村人口为5.6亿人左右,2018年城市化率为59.15%;我国城市化率是从2000年后加速进行的。但在进行过程中是比较粗放的,各地都出现了将农村直接并为县的一个区的现象,并不是真正的城市化,需要进一步进行城市化。我国现在正兴起十九大城市群,除了长三角、珠三角(现为粤港澳大湾区)、京津冀、长江中游和成渝外,海峡西岸、山东半岛、中原、 辽中南、关中平原、北部湾、哈长、黔中、呼包鄂榆、滇中、兰州-西宁、山西中部、宁夏沿黄及天山北坡。前五者已具相当规模,但与世界级城市群比较发展程度上还有较大的差距,其余的无论在规模上还是发展程度上都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加速这些城市群的崛起,是我国新型城镇化的新方向,也是加速我国内需循环的强力催化剂。

  图2:我国城市化率

[深度]杨德龙、李赫:“双循环”的必然性及历史意义资料来源:世界银行,前海开源基金

新浪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责任编辑:曹婕

类别: